影子獨白。
「清晨五時,我啜飲陽光在你身後,醉倒。」

目前分類:不存在對話。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再次回到這裡。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向著遠方無邊際的草原,我止不住顫抖地狂奔著。

  呼喊著他的名字,似乎發出聲音的同時,眼淚也就此落了下來。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還想去淌那渾水?」他的話語在耳畔響起。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瘋狂,僅是那不小心的一瞥。

  便讓自己墜入了,裏的深淵。

  黏稠與不斷陷入,那醜惡的牢籠。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走過一片荒涼,景色慘然,讓人想也想不到這兒也曾經是一片綠意盎然。

  就像經歷了什麼,一場大災難。

  沒有一塊地方是完整的,不是乾旱就是水患剛逝去的樣貌。

 

  無法言喻的寂靜。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5 Sat 2012 23:31
  • 低語

 

  「…該睡了。」嵐染的話語在自己耳畔響起。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該結束了。」一彈指,原本灰暗的風景頓時變了樣,轉為柔和,有著白淨氣息的,景色。

 

  而他轉過頭來對上,難得說出堅定話語的自己。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26 Tue 2011 00:14
  • 頓點

 

 

 

 

  「…其實我知道。」

 

  「嗯?」

 

  「未來的變數太多太多…」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一座小山坡上佇立著。

  風撫過,很溫柔地。

 

 

  夜空的星子仍舊閃爍。

  靜靜地凝望著。

 

 

  周圍很靜,很靜。

  靜到好像會忘了來此地的理由。

  不過說穿了,似乎也沒有特別主要的原因。

 

  只是想著想著,就來了──…

 

 

 

 

 

  「……妳來了。」熟悉的聲音從身旁傳來,

 

  我知道,是嵐染。

 

  「嗯──…好久不見?」

 

  「妳也是。」他微笑著。

 

  「怎麼好像見面都是以『好久不見』來開頭呢。」

 

  「……這應該要問妳自己吧。」

 

  「…也是。」

  也許是太久沒有回來,總覺得有點陌生。

 

  明明這裡就是……

 

 

 

  「…發生什麼事了?」他輕聲問道。

 

  「嗯……好像已經成了過去式了。」講這句話時自己坐了下來,而他也是。

 

  「嗯…」

 

  太多太多事,一陣一陣。

  而自己,卻遲遲無法下定決心闖過去。

 

  但現在──…總算有些事過去了。

 

  「…也許是要讓自己的心好好沉澱一下,也許本以為讓自己休息一下,卻總是覺得從來沒有真正休息過。」

 

  「…因為妳是個想很多的人。」他沉思後說道,很溫柔地:「妳總是在事情還沒有發生時就先想到。」

 

  「不過有時,也需要好好放鬆自己,讓自己暫時停止思考那些事情,這樣會比較好。」

 

  「嗯…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來療傷。」我撫著心口,一剎那間好像想起許多事,下一秒後又感覺好像什麼都沒有想起。

 

  「嗯…,」他停頓了一下,若有所思地望著星空。

 

  「不管如何,我都會陪著妳的。」

  聽到這句,我轉頭看著他,可能感到有些驚訝吧。

 

  而他也轉過頭來,然後用手按住我的心口。

 

  「我會一直在這裡。」

 

  所以,不要害怕。

 

  因為,我就是妳,妳就是我。

 

 

  謝謝你──…

 

 

  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哭。

  但我感覺到了被人溫柔地擁抱著。

 

 

 

 

 

 

  ……一定,一定。

 

 

 

 

 

 

 

 

要相信下去……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許,這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

 

  但它只停留在一瞬之間,從未有人知道……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可惡!!!(咬牙切齒)

 

 

  …嗯?

 

 

  笨蛋笨蛋笨蛋!!!

 

  真的是超級大笨蛋!!!

 

 

  …(憋笑)

 

 

  無論如何就是笨蛋!!!

 

  總而言之就是笨蛋!!!

 

 

  嗯──…好啦,冷靜一下?(摸頭)

 

 

  嗯──…(微蹙眉)

 

 

  ──不過這種事,自己也幫不了他呀──…(嘆息)

 

 

  嗯…

 

 

  曾經懊悔過,哭也哭了不知多久,最後還是決定不要去想。

 

  因為想那些悲傷痛苦的回憶,只會讓自己無法前進。

 

 

  嗯──…

 

 

  只能存著那渺小的希望,希望他別去想那些。

 

  因為自己已經跟那時候的自己不一樣了──…

 

 

  嗯。

 

 

  ──但果然…還是不行是吧。(微苦笑)

 

 

  (無奈的空白)

 

 

  至少妳盡力了──…

 

  對於他所傷害過妳的話語,妳全都放下了──…

 

  對吧。

 

 

  (…沉默)

 

 

  雖然之前一直覺得,也許彼此太不相似,太過不一樣……

 

  但後來仔細想想,其實我們是『完全不同裡的相似』。

 

 

  ──很像,卻又如此不同?

 

 

  …──很矛盾對吧。

 

  無法定義的矛盾。

 

 

  (微笑)

 

 

  …對我來說他像個孩子一樣,不知該如何形容。

 

  很真,很可愛…

 

  ──他真的一點都不虛偽噢。(笑)

 

 

  嗯。(笑)

 

 

  ……我已經不會再懷疑他什麼了。

 

  他真的很棒。

 

 

  (淺笑)

 

  也許很久很久以前,你們早已認識──…

 

 

  也許是呢──(笑)

 

 

  不知道那時的你們是什麼關係呢──(好奇)

 

 

  我也不知道呢──…等等!怎麼會講到這裡來──!(驚

 

 

  不知道呢──(燦笑)

 

 

  嵐染你───…xD"!!

 

 

  (依舊保持微笑)(?!

 

  心情有沒有好一點了?

 

 

  嗯──。

 

  ──總之,還有需要學習的地方呀──…

 

  突然覺得這陣子成長了好多,不過還有更多需要成長的地方呢。(笑)

 

 

  嗯──。(笑)

 

  加油吧。

 

 

  嗯──,你也是噢。(笑)

 

 

  一起──…

 

 

 

 

  不管如何,我們將會成長下去──…

 

  不忘真…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世界……

 

  嗯?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