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看之下,他只是位很普通,長相平凡的男孩,身上穿著跟我同校的制服。

  但當瞥到他臉上彷彿是畫筆輕輕勾勒出來,那淺又令人深刻的微笑,我的心靈便彷彿盪起一漾漾的水花,久久無法平復…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