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後假期才剛開始。

  反覆思考了幾天…

  雖然還是有點害怕,不過不知不覺的還是走到了學校。

  想想已經答應別人的事了無論如何還是想遵守約定。

 

 

  下午兩點。

  再次到達禁忌之地,由剛開始踏入些許陰冷的建築,直至那塊仍溫暖的綠地。

  發現他還沒有來。

  自己便先坐在長椅上閉目養神,等著他的到來。

 

  沒多久,耳朵便聽到那熟悉的聲音。

 

  「妳來了。」

  睜開眼,看見笑吟吟的他站在我面前。

 

  奇妙的是,太陽光彷彿穿透他的身子照在我身上,光的溫度依舊那樣炎熱。

 

  「嗯。」

  靜悄悄地,他到我的旁邊,坐在跟昨天一樣的位子。

  感覺得出身旁的溫度頓時降低了些。

 

  「是在…那時候知道的嗎?」他緩緩開口。

  「嗯,」自己盡量以輕鬆的語氣道:「在我又碰了一次你的手,講幾句話後,仔細思考才知道的。」

  「且現在是暑假了…想想學校裡還穿著校服的學生,除了要重補修在教室上課的學生之外,其他地方應該不會看到,尤其還是在…這裡。」

 

  短暫的沉默之後,他嘆了一口氣。

  「那,妳為什麼還要來?妳難道不怕…」講到這裡他遲疑了一下,才道:「我嗎?」

  會怕,可是只要想到你臉上的那一彎月兒,就不會害怕了。

  腦中很快的閃過這一句,可是我沒有說。

  

  「如果是你的話,你會怕嗎?」

  「會。」

  「這就是我的答案。」

  「可是如果是我的話,我就不會再來了。」

  「我跟你不一樣。」

 

  仁瑋不解的望著我。

 

  「因為,我想跟你聊天。」

  他傻住了,臉上的表情就像是信心滿滿的解好數學題,結果看了答案發現自己算得完全錯誤的那樣傻眼。

 

  「而且,我覺得你不會傷害到我,你又不像傳聞中的…呃,我是不是太有自信了呢。」

  「謝謝妳。」他臉上浮出一抹,讓自己失神好久,一個大大的笑容。

  望著那樣的笑容,心中的害怕也漸漸消失了。

 

  「所以,你是當時在現場的?」終於,我鼓起勇氣開口詢問。

 

  「是的。」

  「…我就是在那時死的。」他道,語氣有一絲感嘆。

 

  雖然心中早已明白,但從他口中聽到『死』那個字時,還是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悲傷。

 

  「…不過真是不可思議。」他喃喃地道。

  「祺願,妳是能夠『完全』看到我?」

 

  「嗯。」我再一次看了他的全身後,點了點頭。

 

  「……通常人會怕鬼的原因,是因為一些有感應的人只能看見我們樣子的其中一部分。」

  「例如…只看得見一隻手、一隻腳、或一顆頭。不然就只聽得見聲音,只感覺得到寒冷,甚至是我們也想像不到的樣貌。」

 

  仁瑋頓了頓,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的手。

  「有時,連自己也會懷疑自己真的長這個樣子嗎?」

  「如果無法如此肯定著自己的樣貌,現在妳所看見的我是否就變得扭曲恐怖?」

  「…畢竟,鬼是沒有形體的。」

 

  對於仁瑋所講的話語,自己只是微蹙眉,不知該如何開口。

  「所以,其實我也很怕人…」他露出苦笑:「我不希望看到那些能感應到『我的存在』的人的反應……

  「我也曾經是人,因此…並不想嚇人或是傷人。」

 

  他苦笑地望著上方,似乎不想直視我:「不管如何,現在的我的樣子,在妳眼中是『正常』的嗎?」

 

  遲疑幾秒,知道他口中所謂的正常為何,我肯定地說:「你現在穿著學校的制服,看起來就跟本校的學生一樣,是『正常』的。」

 

  他聽到後,微微吁了一口氣:「是嗎……」

  「那真的太好了…現在的我看起來還是『正常』的。」

  他小聲的自語,自己卻仍聽得一清二楚。

 

  不太懂仁瑋話中的所要表達的涵義…但也不願想得太清楚,無論與否,那都是一個會讓自己感到悲傷的意思吧。

 

  本來想說好好聊天,因為心中對當時的事情也有很多疑問。

  可是此刻自己卻不想做任何詢問。

 

  停滯了幾秒,最後才擠出這句話。

  「仁瑋,我…感到很抱歉。」

 

  「不是妳的錯,為什麼要道歉?」

  他微笑,雖然看來是有些勉強的笑容。

 

  「…沒什麼。」我小聲地道。

 

  他沒有繼續接話。

  兩人只是一陣沉靜,望著天空的雲朵慢慢流動著

  也許彼此都想讓氣氛不再過於凝重。

 

  過半晌,望著天空的自己還是開口了。

  「嗯…我今年畢業了。」

  「當時,我跟你一樣都是高中一年級。」

 

  「發生那樣的事,真的很令人錯愕…也無法相信。」

  「事情實在太古怪,連警方那邊都束手無策,最後似乎是懸案了結。當時也很多學生因此轉學離開。」

  自己大略講了警方那邊的官方回應。

  然後提到自己奶奶曾是位靈感者,有到過現場去查看的事情。

  原本安靜的仁瑋,在此刻突然出聲了。

 

  「…我見過妳奶奶。」

 

  「……你見過我奶奶!?」停頓幾秒,自己才對他的話語有所反應。

  想想如果奶奶當時有去現場,而他也『在』的話有見過似乎也是正常的事,雖說如此,仍不免感到詫異。

 

  「…嗯。」

  他思考了一下,似乎在想該如何述說。

 

  「…」

  「坦白說,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對妳開口。」

  「但,你們的探險行為,真的很危險…」

  「若不是祺願妳的奶奶當年出手相助,我恐怕也無法與妳在此相會。」

  「…真的太困難了。」他喃喃自語,若有所思。

  也許,當年祺願奶奶所說的,就是…

 

  望著他陷入沉默,自己也不知該做什麼回應。

  就像是有什麼思緒要連接在一起般,我想起了奶奶當時所提醒自己的話語:

  祺願,護符袋裡的東西,不可以隨意拿出來。要記得,在妳真正有危險時,它能救妳一命。

  等到那一天…孩子,妳一定會用上的。

 

  也許,他們會相遇這件事,奶奶早已預見到了。

 

  想到這裡同時,仁瑋也再次開口。

 

  「…祺願。」

  「我想…我該把當時所發生的事情,告訴妳。」

 

  自己沒有回應仁瑋的話語,既使心裡明白他所講的意思,但突如其來的壓力卻讓自己無法開口,只能靜靜地望著前方依然在閃爍著的小草。

 

  對於這樣的事情,原本一開始是想說,如果他願意向她說明真相,她也願意去傾聽…

  但突然連結到奶奶當年的事情,以及兩人相遇可能有什麼重要的關聯。

  她突然,膽怯了。

  就像是要扛起一切的壓力,就這樣排山倒海而來,令她不知所措。

 

  許是察覺到自己的不安與壓力吧…

  仁瑋只是平靜的說:「沒關係,我也沒有現在就要跟妳說。」

  「妳可以回去好好想想,再決定要不要過來找我。」

 

  「仁瑋,其實我…」沉默好一陣子,即使還在猶豫,最後還是決定要跟他坦白。

  「我想,其實自己跟一般的人是沒有什麼兩樣的。只是因為奶奶的關係所以才有稍微了解到『那方面』的事情。」

  「說幫不幫得上忙,老實說我真的一點把握也沒有…」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幫你…幫你們…」

  完全不敢看他的臉,只是低頭看著自己放在大腿上的手。

 

  從一開始的能見到他,鼓起勇氣再次去跟他見面

  其實還是會害怕的。

  這樣的自己更別說是幫上什麼忙了。

  意識到這一點時,整個情緒就好像跟著恐懼湧到眼眶般,似乎要滿溢出來。

 

  突然,他的手就這樣輕輕地放在自己的手背上。

  那不是溫暖的手,而是冰冷的。

 

  感到冰冷的同時,也聽到了身邊的人的聲音。

  「沒關係的,妳不要害怕。」

 

  「妳能再次來見我,我已經很開心了。」

  「謝謝妳。」

 

  聽到這句,祺願才抬起頭來。

  對上她的是,仁瑋那令人溫暖的笑容。

 

 

  明明,都已經不是活著的人了。

  可為什麼,還可以露出那樣的笑容呢?

 

  想到這裡,自己還是忍不住哭了。

 

  眼淚穿過他的手,落在自己手上。

 

  很難過。

  可是再難過,都比不上他們的痛苦。

 

  「如果…你還活著,那該有多好。」忍不住講出了這樣的話。

  即便知道對方聽了也會難過,但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而他,只是看著哭泣的我,不發一語。

 

  等到情緒較穩定後,我慢慢擦乾了眼淚。

 

  「對不起…我失態了。」

 

  「不要緊。」他道,語氣有一絲深沉。

 

  「我會回去好好想想的。」

  「到時,會再來跟你講清楚的。」最後,我這樣說。

 

  「…嗯。」

 

  「謝謝你,仁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亦。 的頭像
亦。

森之迴廊

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