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那天回來有怎麼樣嗎?」

「嗯?沒事啊。」

「喔喔…」

「祺願…妳怎麼了嗎?怎麼突然這樣問?」

「沒事沒事,隨口問一下而已。」

「那就好。話說……」

接著一陣閒談,最後還是以有事要忙為由,掛了語晴電話的自己,輕嘆了一口氣。

原本想說出口,在最後又收口。

想想再怎麼樣,都不會有人相信吧。

 

 

從那之後已經過了兩天。

 

對於自己原本去禁忌之地的勇氣,突然就這樣消失了。

回想起來,更多的是恐懼。

 

最初只是因為還想見到他…所以自己並沒有多想,還是去見了他。

結果那時的對話內容…事件的真相、奶奶的寄託、還有他的期待,成了自己的壓力。

  腦海閃過當年的情景,不斷冒出的黑煙,恐慌的學生,老師叫喊著打119,被強制撤離至操場的我們,刺耳的救護車鳴笛聲和警車聲。

 

害怕…這是很正常的事吧。

畢竟是『那世界』相關的事情,太過介入的話也許會有生命危險。

 

這樣想著的自己,默默走到家中的神明廳。

望著祖先牌位,想起了自己已逝的奶奶。

 

奶奶…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

想著想著,又忍不住想要哭泣的自己。

 

生,死。

是啊…

因為懼怕死亡,自己很清楚,這是讓自己無法再去找他的理由。

 

  『才見過兩次就要完全相信了嗎?』

  『也許他是故意用溫暖的話哄騙自己呢?』

 

『只要不要再靠近就好了…』

『但如果他發現自己不再去找他,會不會找自己報復呢?』

無數個因恐懼而產生的念頭不斷浮現。

 

但是,

如果真的下定決心不去了,那為何又會讓自己如此難過呢?

 

腦中浮現了第一次遇見他時,他的笑容。

 

「我見過妳奶奶。」

「…祺願。」

「我想…我該把當時所發生的事情,告訴妳。」

  

「沒關係的,妳不要害怕。」

「妳能再次來見我,我已經很開心了。」

「謝謝妳。」

 

對於已經經歷過死亡的他。

…究竟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說出那些話的呢?

 

雖然只見過兩次。

但對他的印象,並不是滿溢而出的恐懼。

而是溫柔的笑容與話語。

雖然後來得知了他的身份,自己感到了害怕。

但最終留下的印象,還是他那溫暖的笑容。

 

自己大可狠下心不管那一切。

但…他呢?

究竟真的更痛苦的人,是誰呢?

 

自己的手無意識地握緊了護身符。

突然想起了小時候自己曾與奶奶的對話:

 

「…奶奶,為什麼妳之前會當靈感者,做那些事情呢?不會害怕嗎?」

「祺願啊…」奶奶慢慢彎下腰,與嬌小的自己平視而對。

「如果妳看到有個人遇到困難需要幫助,妳會怎麼做?」

「…我會去幫助那個人,如果他不排斥的話。」

 

奶奶聽了溫柔摸著自己的頭,道:「…這就是奶奶的答案。」

「盡己能力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奶奶只是憑著自己的良心,選擇了這條路而已。」

 

如果,奶奶早已預見,我跟他會相遇這件事。

雖然,仁偉當時並沒有明說。

但也許,他會在那裏。

在那塊唯一茂盛的綠地,靜靜地坐在那張椅子上,望著遠處。

就像是,在等著誰一樣…

 

 

也許,他等的人…就是我。

思緒突然清晰了起來,雖然感覺有些彆扭。

但更深刻的感覺卻是,這些事…

可能早已注定會發生了。

 

而選擇權,就在自己手中。

 

此時此刻,能夠幫助他們的…

現在距離火場最近的人,就是自己了。

 

一旁時鐘的答答聲,聽來格外清楚。

而猶豫不決的自己,也在神明廳前下定了決心。

 

“若是,在這段事件,在這樣的因緣中,真的有自己能幫上忙的地方。

我願盡己所能地幫助他們…”

一字一字地在心中默念完,下一秒原本消失無蹤的勇氣突然湧現了。

還有一股說不出的力量,給了自己信心。

 

再次握住胸口的護身符,此刻的自己不再迷惘。

 

奶奶…我會試著努力看看的。

 

帶著這樣的決心,太陽也悄悄下山了。

 

 

     *

 

 

第二天的夜晚再次降臨。

周遭的一切都變為陰冷。

 

…她沒有來。

他想,下一秒就再也無法思考。

 

滿滿的痛苦與怨念再次包覆了他。

又將再一次重導當年的死亡,恐懼且痛苦。

無法形容。

 

即使哭喊著叫喊著,也無法擺脫。

一遍又一遍,絲毫沒有喘息的空間。

 

就算沒有了身軀,痛楚還是沒有減少。

就如當年一樣,深深的植入心中。

這樣的痛苦,怎麼樣也無法保持理智…

只能帶著滿滿的怨恨。

 

忽地,突然想起了當時告訴她的話語。

「你們的探險行為,真的很危險…」

…若是她晚上來這地方,真的是非常危險。

 

……是嗎?

既使是處在其中的自己,居然還能想起這樣的事來關心她。

 

但還是無法,跳脫出來…

因為太痛苦了。

 

……

 

不知過了多久。

 

突然能感受到身體的痛楚慢慢消退,取代而知的是溫暖,就像被陽光照射的感覺一樣。

 

這是…?

 

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感受到溫暖的同時,也彷彿聽到某人在念誦的聲音。

是她的聲音,她在誦經。

 

能感受到她的誠心,付諸在經文之中,化為溫煦的光芒籠罩著自己。

讓自己的痛苦緩解了下來。

 

這樣的溫暖停留了一段時間,雖然停留沒有多久。

但溫暖的感受卻深深烙印自己心中。

 

既使下一刻,又將再次感覺到被火焚燒。

之後的自己又無法去做深入的思考。

 

但……

也許真的有什麼在悄悄改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亦。 的頭像
亦。

森之迴廊

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