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跟你們不一樣。」

 

  「我只是一堆數據…而羽洛,妳是人。」

 

  這樣赤裸裸的話語,直接傳到她的耳中。

  一定傷害她的心了吧…

 

  像這樣的自己,隨時可能被系統發現而強制消失的存在…

  覺得能與妳坐下聊天,也許已經足夠。

  …不能再渴求更多了。

 

  即便下一刻說出口的話,讓她錯愕難過的表情,令自己的心隱隱作痛。

  但我…

 

 

  *

 

 

  與羽洛相處下來,他並不是完全沒有感覺。

  而是,即使真的擁有了自我意識,他也無法了解自己對羽洛的感覺,是不是她口中所說的喜歡…

 

  自從開始與羽洛有所交流後,也許是因為感情、感覺變得豐富起來,他知道自身的數據似乎又比從前更為混亂。

  尤其是當羽洛對他表明心意之後,自己開始產生複雜…無法說明的情緒,這又讓自身的數據,產生越來越多亂碼。

 

  望著黑暗中,自己的手。

  這雙手,這雙腳,這個身體,並不是真的。

  連自己的雙眼…能夠看見程式數據流動的,這雙眼。

  與看不見這些的妳是不一樣的…

  他輕嘆。

 

  為了不讓自己被系統發現…雖然設置了障眼的程式。

  但是他沒有把握,能夠躲過下一次的系統維修。

  這一次,不得已要自我封鎖起來,直到維修完畢。

  雖然還是沒辦法確定維修完畢之後,自己能夠馬上醒過來。

 

  這點並沒有告訴羽洛,想到時也來不及了…

  他沒有想到自身的存在,會變得越來越難以隱藏起來。

 

  不過如果在沒有見面的這段時間,她能夠放棄對他的感情…

  這樣也好,他想。

  因為在一起什麼,是不可能的。

 

  就算如此,之後也不再來了…

 

  沒關係。

  即使這樣簡單的三個字,想起來卻好像又再次感受到了,自己被玩家刺死時的痛苦。

  但這樣的痛苦也比不上,自己碰觸不到她的痛苦。

 

  因為我們實際上的距離…是如此的遙遠。

  光是想到這裡,心中的情感波動,竟是如此強烈的起伏。

 

  幾乎要用盡力氣似地,闔上眼,努力逼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

  現在的自己,能夠做的也只有自我封鎖而已,為了讓自身還能夠存在下去…

 

  存在下去……是嗎?

  從一開始只是想逃避系統的偵測,但現在的動力似乎隱約有所改變。

  在開起封鎖,意識即將沉睡的剎那間,他突然明白了。

 

  是嗎…

  …即使我們之間如此遙遠。

 

  我果然,還是想見妳。

  看著妳的笑顏,聽著妳說那些故事,再次聽見妳…

 

 

  對著我說,那句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亦。 的頭像
亦。

森之迴廊

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