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

  「嗯?」

 

  「紫焰你說過,『狂暴化』的時候你會失去意識對吧。」

  「是這樣沒錯…」

 

  「不然…!我們來試試看吧。」

  「?」他不解地望著前方,為何突然充滿鬥志的她。

 

  只見她站起身,握緊了拳頭:「因為你說過什麼是我喚醒了你…你才甦醒過來,搞不好在你狂暴化的時候,也是類似被封鎖的狀態。」

  「若是我用相同的方式…也許能在你狂暴化的時候,喚醒你的意識。」

 

  聽著羽洛理直氣壯講出這樣一段話,紫焰忍不住露出『優雅』的笑容,雖然事實上是因為不想直接笑出來而努力做出的掩飾。

  

  「哈哈…」羽洛有些無奈用手指點自己的臉:「雖然聽起來有點勉強,不過搞不好真的有效也說不定。」

 

  「…可以試試,」紫焰也站起身來,火紅瞳燃起了一絲火花:「雖然沒有意識,不過我想狂暴化後的自己應該會比現在更難擊倒?」

 

  「我會努力應付的。」

  聽著羽洛的話語,他再次露出了邪魅的微笑,舉起一直與他形影不離的變形劍。

 

  羽洛也從寵物背包裡拿出了可愛的藍刃白柄闊劍,解除了隱身。

 

  沒有任何言語,但兩人很有默契地知曉,狂暴化的時機該如何產生。

  這一次,羽洛很幸運的在反擊產生第一次的爆擊之後,紫焰就陷入了『狂暴化』。

 

  羽洛望著原本還有光彩的紅寶石,染上了再也無法看透的血紅與黑暗。

  而他背上的翅膀輕輕一拍,便變得比原來的翅膀還要大好幾倍,身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條惡魔尾巴。

  那深沉的黑,如同危險的夜晚警告著自己。

  前方的人,不再是原本的他…

 

  當羽洛換上自己心愛的覆皮長弓之後,前方的他也舉起手上的劍,頂上的空氣頓時開始凝結起來。

  她對準他,拉緊弓擺出穿心箭的招式。

  「紫焰…」雖然一開始說的很有自信,結果真正要攻擊的時候,她反而猶豫了。

 

  「再忍一下~喔,會讓你通通忘記。」對方只是露出深深的笑容,吟唱出了系統原本設定好的詞句。

 

  不知為何,羽洛的心中感到一陣刺痛。

  閉上眼,她還是對著他射出了穿心箭。

 

 

        

 

 

  當身子被她的劍穿入的那一刻,他便有所感覺了。

  那種感覺,他已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一遍又一遍地侵蝕著。

 

  最後聽到一陣響亮的聲響後一秒,他失去了意識。

 

  然而這一次,卻與以往不同的感受。

  他聽到了她的聲音。

  如夢如幻,若遠若近。

  就像是一層一層的系統防護上方,有一絲微弱的光芒悄悄透了進來。

 

  他醒了,即使仍然處在黑暗之中。

 

  他開始試著小心翼翼的移動,不做任何會讓系統偵測到異常的舉動。

  循著聲音的來源…

  終於,他看見了眼前的她。

 

 

  * *

 

 

  羽洛血量為零的躺在地上,心中忍不住小小念了自己一下。

  對她來說,邊打邊喚著他這兩件事,做起來似乎顯得不太容易。

 

  結果當他從一直遠距離的魔法攻擊,突然變為一步一步向著她走來的時候,她以為他回來了。

  「紫焰,是你嗎…?」

  見到他聽了她的話語後,嘴角揚起那淺淺的微笑。

  這樣的錯覺,讓羽洛不知不覺放鬆了警戒。

 

  下一秒,他的回應卻是把手中的變形劍深深插入了她的心坎。

  等到羽洛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原本就負傷的她,最後還是無法承受對方的重擊。

  血量歸零。

 

  即使躺在地上了,但她還是沒有放棄。

  想想這樣不用攻擊,能夠專心叫喚他…

  比起來這樣還輕鬆多了。

 

  雖然這樣的行為在一般玩家來看,也許多少還是很奇怪啦…

  後知後覺意識到這點的羽洛,頓時安靜了下來。

  這次的實驗還是…就先到這邊為止吧。

 

  點出選項想說讓自己復活的時候,卻發現原本站著不動的他,朝著自己慢慢走了過來。

  他微傾頭,看著羽洛,眸中閃過的不知是什麼。

  「是…你嗎?」羽洛有點不敢相信,因為當初那樣衝動,只是基於自己天真的想法。

 

  其實她也知道成功率非常渺茫,只是…

  對於他那樣的存在,她只是想盡自己一份心力。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衝動…

  直到後來,她才知道自己對紫焰的情感,並不是單純的想幫助他而已。

 

  聽著她小聲的話語,對方露出了悲傷的笑容。

  然後,他輕輕唱起了那首,眾人皆知的,屬於惡翅魅魔的歌曲。

 

 

  即使我眼睛裡的火焰熄滅了,我也看得到妳。

  就算我的耳朵被堵住,我也可以聽到妳的聲音。

 

  腳沒了,也可以到妳那裡。

  嘴巴沒了,也可以呼喚妳的名字。

 

  就算我的手臂被砍斷,我也會用我炙熱的心將妳抓住。

  就算心跳停了,我的靈魂也會為妳歌唱。

 

  如果連靈魂也被火吞噬掉的話。

  我將會用,

  血來擁抱妳。

 

  他的聲音,迴盪了整個城堡,甚至傳到城堡幾公尺之外。

  而在羽洛的心中更是深深的烙印著。

  歌聲中的情感是那樣的令人真摯…不禁讓人有種錯覺,就像是真的人所吟唱出來一樣…

 

  等到發覺時,頰上已經流滿淚水。

  很清楚的知道,是他。

 

  …

 

  「我是不是,又做了很傻的事呢?」

 

  「……一點也不。」

 

 

  既使只有這一次的狂暴化,他醒了過來。

  對他來說,卻已經足夠了。

 

  真的,已經足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亦。 的頭像
亦。

森之迴廊

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