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再次回到這裡。

 

  已經,很久沒有創作了。

  在崩潰、矛盾、絕望淹沒之時。

  哪裡還有燈火呢。

 

  下著雪的那片草原,被染成白色。

  但對於自己來說,卻不是潔白的顏色。

  自己塑造出來的,短暫平和,卻又一夕間被自己摧毀了。

  不斷不斷,就像是個惡性循環。

  卻無法面對,絕望的同時也是結束。

 

  這並不是自己想要的結尾。

  從來,都不是。

  即便是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創作,都不願悲劇結束。

  就算,那些故事都還未寫到結局過…

  只要還活著,結局便不會到來。

 

 

  凝視著自己所創造的世界,也想起了自己曾經創造的他們。

  嵐染、不忘…

 

  靜靜望著那片下雪的天空。

  真的…不知該怎麼做才好。

 

  「妄想…是嗎?」熟悉的聲音,在自己身旁想起。

  一念轉瞬成了萬念流竄,是如此容易的事。

  「…」就算不開口,事實也擺在眼前。

  做出來的事已成事實。

 

  需要幾年幾世的構築,卻可以在一瞬之間毀滅。

  毀滅是多麼容易的事,也是多麼令人不自覺嚮往的事。

  「也許正因如此,也才會以那麼多人追尋那樣的極致吧。」身邊傳來了另一個熟悉的聲音。

 

  「…」那樣的極致…最終換來的便是永不見光明吧。

 

  「但…那應該不是妳所嚮往的最後結果。」

  毀滅只能存在於一瞬間,之後便是死寂。

 

 

  「…你們,一直都在嗎?」

 

  「嵐染,」我對上了依然清澈的藍綠瞳孔。

  「不忘…」轉頭,也對上了那黑色雙眸,缺了右耳仍是他明顯的標記。

 

  他們只是微笑。

  如此簡單,就足以讓自己熱淚盈眶。

 

  一位一直是自己心中的暖風、如燈火般,屹立不搖的存在。

  一位是看過、也經歷過自己的陰暗面,卻仍舊原諒且願意面對那些黑暗的人。

 

  「我…」就算沒有坦白開口,他們也知道自己碰到了什麼樣的事情。

  但總是一人之時,仍想找人訴說。

 

  「亦。」嵐染只是緩緩地開口。

  「放慢自己的步調,不急…不慌。這樣能看得更清楚,更平穩。」

  讓自己內心念頭、情緒流逝的時間變慢。

 

  「亦…妳必須,保持冷靜。才能在念頭一變多之時,及時把它止住。」

  等到嵐染講完,不忘也慢慢開口。

 

  「雖然我知道保持冷靜是很困難的事,就像是…妳對我做的那些事情一樣。」

  「可是,妳要相信一點,就是『妳是可以做到的』這件事。」

 

  「妳必須要在事情還沒發生前,就停止它的流動。」

  「不論如何,在妳迷惘的時候,妳都可以回來…回來看看我們曾經經歷過的這一切。」

 

  說總比做的容易。

  但至少,自己心中還留有這一片地。

 

 

  撫著傷痛點,即便仍會經歷觸碰,再次感到痛楚的時刻。

  但總有一天,能鼓起勇氣斬斷那樣的傷痛吧。

 

  不再觸碰會讓自己受傷的場所。

  讓自己放下。

 

  不再,重蹈覆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亦。 的頭像
亦。

森之迴廊

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