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逃

 

空氣似乎凝結了。

四周壟罩著霧氣,再也看不清。

 

〝我要逃離這裡!一定要離開!〞

 

慌忙拿起唯一僅有的寶物,穿過這片迷霧。

身影逐漸縮小,直到看不見為止。

 

 

 

1.迷濛

 

今天的天空是陰天。

而我的世界,異常的朦朧。

 

升上高中已有幾個月了,還是不太適應這個班級。

 

人與人之間,總是存在著,謊言。

許多的不信任。

因為如此,幾個月下來,我習慣與同學保持一個距離。

只要把課業顧好,朝著目標前進,就不致於迷失方向。

久而久之,總覺得生活好像少了什麼。

 

有時,可能是給自己的壓力太大,或者是,課業的壓力。

它會擋住我的視線,使我看不到目標。

那時的世界,會變的有一點,不清楚。

心也會,變得有些重。

但那只是偶爾,很少出現這種情況。

 

可是今天。

眼前,特別模糊。

我揉了揉眼睛,依舊沒有改善。

 

那位同學,你回答這一題。」

彷彿依稀聽見老師這樣說。

我趕緊回神,可是我看不清老師的身影。連聲音,也有些聽不清楚。

老師又喊了一次,好像是在問我。

「阿,那一題」我有些著急的回答,一些嘰嘰喳喳的聲音從我耳邊響起。

 

〝她在幹嘛呀。〞

〝不知耶,她剛剛好像一直在發呆。〞

〝因為功課好所以就不用聽嗎,真的很自以為耶。〞

〝對阿,平常還裝什麼沉穩

 

突然很慶幸現在的我有些聽不清楚,也看不太到他們的眼神。

那種會讓人心溫度下降的話語。

 

 

中午,朦朧的感覺越來越嚴重。

我不曉得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我只覺得好累,快喘不過氣來。

望著一如往常的教室,我突然有種念頭。

〝我要離開這裡!〞

念頭一瞬間變得好強烈。

緊接著,我奔出了教室。

同學間的聲音逐漸遠去,直到再也聽不見。

我突然鬆了一口氣,而四周的景物隨著我的心情居然開始慢慢清晰。

 

「這裡是?」

 

 

 

2.少年

 

等我站定了身子,我發現我已經跑到另一棟教學樓外的小花圃中。

我也發現到,這是我頭一次,單獨跑到這麼遠的地方。

 

陽光降下金色的粒子,花園感覺像是鋪上一層金色糖粉。

我靜下心來,風在耳邊溫柔的縈繞。

 

倏忽,我聽見了笛聲。

淡淡的,有遠而深,直入心裡。

 

我循著聲音的來源,走到了一間音樂教室前。

笛子的樂曲也在這時,奏出最高潮的階段。

心靈彷彿被洗淨般,不留一絲汙穢。

 

終於,我忍不住打開門,一位男孩的身影深深地映入眼底。

鵝黃色的頭髮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閃閃發光。

白色學生制服,一雙看似朦朧卻又深邃的灰色眼眸。

靠著窗邊,男孩微傾身,吹奏長笛。

那把銀色長笛,閃著我從未見過的光采。

 

謹慎地,我走進教室,在靠門邊的座位坐了下來。

男孩絲毫未察覺到我,依然閉著眼,陶醉的吹著長笛。

不可思議的,只是聽著笛聲,我的心情就變的好平靜。

什麼課業、人際、升學種種因素的壓力,全都消失殆盡。

這個空間,彷彿只有我跟他存在著。

 

柔柔的長音讓這曲子作了個結尾,我因為太過感動而拍手回應。

男孩睜開眼,有些驚訝的望著我。

 

 

 

3‧自由

 

「你吹的好棒。」我微笑道。

「謝謝。」男孩顯得有點害羞。

「你一定很常練習吹吧。」我走到他附近的座位輕靠著。

「這」男孩停頓幾秒,「其實沒有。」他的眼神暗了下來。

「?」我不解的望著他。

 

「我好久都沒吹笛子了我一直被壓抑,在很深很暗的地方好痛苦,好難過。」

男孩語氣透露出很深的無奈,一種說不出的沉重壓在我心頭,四周空氣彷彿也因為他而變得冰冷。

「終於,我好不容易離開了,離開那個地方。來到這裡,我終於可以盡情的吹笛子,再也沒人可以困住我,我自由了。」

 

講完後男孩展開笑顏,空氣逐漸溫暖起來。

男孩又開始吹奏笛子,音調充滿著欣喜,陽光和樹開始跟著笛聲的旋律閃耀、舞動。

而風也在我們之間繞了幾圈,而後高興的奔出窗外。

 

我卻覺得不對勁,好像不該這樣的,好像少了什麼。

我細細傾聽男孩的笛聲,乍聽之下是充滿快樂的曲調。

可是,我卻聽到了──孤寂,好深。

低著頭,我緩緩開口。

「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

 

霎時,笛聲停止了。

「這樣不是自由,不是的」我哭了,不知道為什麼。

我只知道,我很清楚,他的感受,他的悲傷,他的無奈,我都能確確實實的了解。

 

擦掉臉上的淚珠,我抬起頭來直視著他,認真的說:

回去吧。」

男孩愣了幾秒之後,神情有些恍惚。

「我,不想再回去了我怕一回去後再也出不來了

看著男孩痛苦的抱住頭,我靜靜的把他一隻手拿下來用雙手握住。

「逃避不是自由這樣你只會更難受。」

男孩沒說話。

我只是等,靜靜的等。

 

「妳真的希望我回去?」終於,男孩打破沉默。

我看著他,點了點頭。

 

他輕嘆。

也許妳說的對,我應該去面對,而不是逃避

「就算回去,可能再也不能吹笛子了,我還是應該

 

「你可以的。」

男孩驚訝的望著我。

「你不是很喜歡吹笛子嗎?。」我笑。

男孩也笑了。

 

「謝謝妳。」

 

離開時,男孩在我耳邊無聲講了幾句話,我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樣啊。

我突然曉得自己為什麼能了解他的感受了。

 

正當我想叫住男孩時,他剛好走到門口,轉過來對著我微笑,宛若天使般的笑容,我怔住了。

陽光照射在他身上,男孩身子好像與陽光合而唯一。

就這樣,不留痕跡的,在我面前靜靜消失了,地上卻留下了那把長笛。

我走過去拿起長笛,望著他離開的地方,許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亦。 的頭像
亦。

森之迴廊

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