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獨白。
「清晨五時,我啜飲陽光在你身後,醉倒。」

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陌生寒冷的環境,小女孩因不知所措而開始哭泣起來。

 

  「嗚…媽媽妳到哪裡去了…這裡是哪裡,我好害怕…」

 

  「…是誰…?」就在此時,不遠處一個聲音響起。

 

  循著聲音的來源看,小女孩看到了一個畫面,不過對於那時的她卻無法形容當時看到了什麼,但那畫面足以讓她停止了哭泣。

 

  「…大哥哥,我迷路了…媽媽也不知道到哪裡去了…我好害怕……」一想到媽媽,小女孩又忍不住開始掉眼淚。

 

  「迷路了是嗎…」只聽見他溫柔的聲音,就像是寒冷中那一絲溫暖的火光。

  「別哭…循著我眼前的水道走去,應該是可以走到出口。」

 

  此時,小女孩瞧見對方的眼睛留下了眼淚,而那滴眼淚經由像是冰的東西,流到水道之中。

  小女孩擦了擦眼淚,最後向他說道:

  「嗯…那我不哭了,所以大哥哥也不要哭了噢。」

 

  聽到這句對方愣了一下,隨後向小女孩微笑道:

  「…好,要記得沿著這條水路走,別再迷路了。」

  說完這句話,他眼角的淚滴再次落下。

 

  視線朦朧之中,沒再見到小女孩的身影,想說她可能已經尋著水路離開,便闔上了雙眼。

  沒想到眼角逐漸再次流出的淚水,此刻卻被一隻小手給輕輕地拭去。

 

  有點訝異的再次睜眼,映入眼簾的是小女孩有點擔心的臉孔。

  這才發現原來是女孩沿著旁邊突起的冰石,爬到自己的身旁。

  只是為了想拭去他的淚水。

 

  「…謝謝妳。」說完這句話,眼眶又再次積些了淚珠滴落。

  但這一次流出的眼淚,帶點了些許的感動。

 

  「大哥哥不要再哭了…」小女孩有點怯怯的低下頭來。

  「雖然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能讓大哥哥能夠離開這裡。」望著她看著自己的身體,心中頓時產生些許的無奈。

 

  「沒關係,大哥哥沒事的。」聽到他的話語,小女孩抬起頭來。

  「只希望妳答應大哥哥一件事,好嗎?」

 

  小女孩點了點頭。

 

  「那就是沿著這條水路出去,希望妳能夠找到你的媽媽,別再迷路了。」

 

  「…嗯。」女孩聽完後便小心翼翼的從冰石上爬回到地上。

  在沿著水路離開之時,小女孩回首向他如此說道:

  「等我回去之後,我還會再來找大哥哥的,所以大哥哥不要再難過了噢。」

 

  他再次微微一愣,心中閃過了複雜的情緒。

  最後開口向小女孩說道:「嗯,好。」

  小女孩並沒聽出他話中隱含的思緒,只知道自己與大哥哥立下約定感到很滿足,便沿著水道走了出去……

 

  當初答應大哥哥的事,別忘記了。

  這是小女孩當時心中閃過的,最後一個話語。

 

 

 

 

  隔天,早晨降臨,剛醒來的羚襄,發現自己眼角有些許的淚滴。

 

  作夢了嗎…?

 

  餘此,羚襄並沒有想起自己夢到了什麼,只覺得胸口似乎有什麼東西梗在那兒,說不出口的難過。

 

  但覺得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自己應該要去做。

  此時腦中閃過了一些畫面,雖然很模糊,但有莫名的預感…

 

  覺得該去向嵐染問些什麼。

 

  心中閃過了這樣的念頭之後,羚襄便趕緊梳洗一番,一大早便出門去找嵐染。

 

 

  到了廣場,見旅人和小女孩坐在昨天的營火旁,感覺就像是從昨天開始兩人便沒有離開過廣場一般。

 

  「…-早安。」嵐染見到了我便微微一笑,而他身旁的小女孩則是有些驚訝。

  「早安,羚襄。」

 

  「嵐染哥哥,那姊姊她是…?」小女孩忍不住好奇的問。

  「她是昨天其中一個聽故事的人,叫羚襄。」

 

  「羚襄,她是跟著我一起旅行的蔍。

 

  「啊…羚襄姊姊妳好。」望著這很有禮貌的小女孩,總覺得她跟嵐染之間應該有著特別的關係。

 

  「妳好-蔍,很高興能夠認識妳。」聽到這句,蔍開心的笑了。

  「我也很高興能夠認識羚襄姊姊噢──。」

 

  稍微打了聲招呼之後,我的視線便轉回到嵐染。

  就像是被嵐染看透了,他的表情變得平靜起來。

 

  「我想問關於昨天傳說的事…」

 

  「…嗯?」

 

  「王子和魔女的故事,是真的發生過的吧…?」

  嵐染眼中似乎閃過了什麼。

 

  「昨天,我做了一個夢。」

  「雖然醒來後不記得自己夢到了什麼,但心裡某處有個預感因為這個夢而浮起,總覺得一切都跟那個傳說有關…」

 

  「妳相信這個故事是真的嗎?」

 

  「嗯。」聽著嵐染的問話,心中有一股熟悉的感覺悄悄升起。

 

  「…我沒有去過那個地方,但我知道大概的位置在哪裡。」他微笑。

  「如果由冷泉開始算起的話,往北邊走,經過一片森林後,有一座很大的山谷。因為山谷很陡峭,所以幾乎沒有人想要越過山谷,都是從旁邊的小路繞過去。」

 

  「嗯…」蹙眉思索,聽嵐染說起來,想要到達目的地,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如果能找到淚泉的伏流水路的話,沿著水路走應該就能到達目的地。」

 

  沿著水路走…

 

  聽到這句話,腦中似乎遠遠的,也響起了另一個人曾經這麼對自己說的聲音。

 

  「…嗯,我知道了。」

 

  「別後悔自己所做的選擇,我祝福妳。」

 

 

  「謝謝你,嵐染。」笑著對嵐染講出這句話,自己便返回家中去整理行李。

 

  並不是說一定要馬上就出發,而是…

 

  自己急於想找出,所謂的真相。

  關於那場夢…關於那故事…

 

  還有,在腦中曾經回響過的聲音。

 

  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跟淚泉的起源有關。

 

 

 

  整理完行李後,不顧旁人有些訝異的眼光,我快步的往廣場走去。

  「…這麼快?」連嵐染看到自己,神情也閃過一絲驚訝,但更多的是意料中的思緒。

  「嗯。」從他的瞳孔反射中,我看到了堅定的自己。

 

  「那-…」嵐染從自己的袋中掏出了一樣東西。

  我看了看那樣東西,是一個可以掛在脖子上的小笛子。

 

  「要是發生什麼事的話,就吹這小笛子。」嵐染說。

  「…我會盡快趕過去的。」

 

  凝視著它片刻,隨即把它掛在胸前。

 

  「路上要小心。」

  「好。」

 

  走了一段路之後,自己突然想到了什麼再次回過頭來。

 

  「真的很謝謝你,嵐染哥哥──…」

  有些害羞的開口,對上微微愣住的他。

 

 

  他笑著向自己揮手。

 

  之後我對著通往淚泉的那一條路,開始了自己的旅程。

 


 

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傳說中,一個國家的王子做了一件事,惹火了當時人們皆為懼怕的魔女。

  魔女因而在王子身上下了永恆的詛咒,把王子冰封在國家附近最高的山谷深處,然後固定在一個時期,讓王子持續流淚,做為惹火魔女的懲罰。

  因為持續哭泣的關係,漸漸地,王子的眼淚便由山谷的深處,流到山谷之下的一個村落地底。

  某天晚上在村外不遠的地方,不知從何而來的閃電落下,地面因而裂開,湧出了泉水。

  村民發現後覺得很是神奇,更訝異的是湧出的泉水竟是鹹的,因此便把此泉命名為『淚泉』。

 

 

 

 

  「…所以,千萬不可以惹火魔女,不然後果會不堪設想噢──。」說故事的旅人最後擺出神秘的微笑,為自己剛所講的故事下了一個結論。

 

  「──魔女什麼的,那是幾百年幾千年前才存在的東西。」身旁比自己稍微小的男孩不以為然的說。

  「這樣的傳說只是大人唬小孩的東西罷了。」另一個小孩接著開口。

  「就是說嘛,大人總是喜歡編奇怪的東西來要小孩乖乖聽話。」

 

  「羚襄,妳覺得呢?」

  結果下一秒被身旁的友人-璃這樣問著,反而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呃…也許只是個傳說,但如果是真的的話,那王子是不是很可憐呢。」在成為大家的目光的當下,還是這樣回答了。

  「一個人孤孤單單被關在山谷裡幾百年…甚至幾千年,那樣的感覺一定是常人所無法想像的。」

  「…所以,還是希望這樣的傳說不是真的囉。」我說完後向大家笑了笑。

 

  「也是,但我打從一開始就不相信這樣的傳說。」璃聽完也笑著回應自己。

 

 

 

  這裡是一個處在山中的一個小小的村落。

 

  在這樣一個距離城市有很長一段距離的小村子中,也鮮少有外人會來到村子裡,有了也只是因為旅行而暫時居住於此的旅行者。

 

  而這次來到村子的旅行者是一位年紀看來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身旁還有一位看來才十二、十三歲的小女孩。

  旅人決定在此住上了幾天,因為村中很少見到外地人,所以大家都對旅人的來到感到非常喜悅與歡迎。

 

  而這一個故事,是在旅人住進來的第二天晚上,與村中小孩一起圍在螢火前所講出的,關於村子裡口耳相傳的故事。

 

  而那被稱為淚泉的地方,路程距離村子有約十分鐘左右的樣子。

  但話雖如此,自己也沒有去過那樣的地方。

  也許是大人們警告的話語,說什麼去的話會被魔女抓走之類的。

 

  由於小孩的好奇所致,即使大概知道了村中有這樣的故事流傳,但比較小的小孩,還是忍不住向新來的旅人問起這樣的故事。

  所以在晚上,大家便齊聚在廣場,旅人講出了完整的故事內容。

 

  也有可能是旅人比較有說故事的功力吧,自己聽完後發現,原來之前聽大人們講過的故事似乎都是片段,並沒有旅人說得那麼完整。

 

  時間晚了,小孩們開始也各自散去返回家中,而璃也是。

 

  最後,只剩自己和旅人,還有跟在旅人身旁的小女孩。

  此刻,小女孩已經躺在旅人的腿上睡著了。

  旅人望著熟睡的小女孩,嘴角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

 

  「請問…」我小聲的開口。

  旅人抬起頭來。

 

  「…我想知道,當時王子做了什麼事情,因此惹火了魔女。」

 

  旅人凝視著我,沉默了一會兒。

  而這樣的感覺讓自己想說,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

 

  最後,旅人笑了笑。

  「也許這要親自去問王子比較清楚呢。」

 

  「啊…」望著旅人的笑容自己居然差點失了神。

  「也許就如…旅人哥哥你說的一樣呢。」聽到哥哥兩個字,旅人頓了一下。

  

  而旅人這樣的反應,反而讓自己慌張了起來。

 

  「啊…我想說因為旅人的長相看起來,應該稱呼為哥哥比較恰當…吧。」

 

  旅人看著自己的神情似乎變得溫柔了些。

  「…妳叫什麼名字?」

 

  「羚襄。」

 

  「羚襄幾歲了?」

  「再過幾天就要滿十七。」聽到十七兩個字時,旅人眸中似乎閃過了什麼。

 

  原來…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了那麼快。

 

  「那…旅人哥哥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嵐染。」他道,而這也是自己的第一次想要主動問旅人的名字。

 

  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了,旅行者借住村子幾晚,大家會很有默契的稱呼旅行者為『旅人』。

  但並不會有人主動去問旅人的名字。

 

  像是突破了什麼似的,知道旅人的名字並不會有不安與恐懼的感覺,只覺得對於自己主動提問這點莫名感到有些開心。

 

  嵐染像是看透了自己的心情一樣,露出了與平時不太一樣的笑容。

 

  「好了,先這樣吧。」他輕輕地道:「現在有點晚了,有什麼事的話,明天我們再一起聊?」

 

  「嗯,說好了噢。」我笑著回應他。

 

  「嵐染哥哥晚安──」

  「晚安,羚襄。」

  笑著向嵐染揮了揮手,我便離開了廣場。

 

  這時的自己還不清楚,過了這晚後,自己將會做出一個重大的抉擇。

 

 

 


 

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