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獨白。
「清晨五時,我啜飲陽光在你身後,醉倒。」

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嗯。
  • 請輸入密碼:

 

 

 

  那一年,我愛上了色,沒有理由。』

 

  而你問我是哪一年,確切的日子自己也不清楚。

  對我來說,『那一年』只是個發語詞,沒有任何意義。

  或許它只是為了想牽著下一句的手,引領它走向本文的開端。

  而文章開始了,自己卻還未想到該如何作結。

 

  那就講起簡單的與邂逅史好了。

 

  起初察覺到與藍有關的事物是,天空

  眺望發愣,對它產生了些幻想。

  淡淡的,延伸好遠好遠,連雙眼也觸不到的境界,那淺淺的,

 

  接著,對它的第二印象是,

  從來沒有潛水過。

  所以只是單純的幻想,潛

 

  深深的,無止盡,連聽覺也觸不到的地方,那看不透的,

  然後,彷彿窺見了與幾乎融為一體的溫柔生物。

  一剎那間,我戀上了。』

 

 

  不知是什麼時候就發覺到,事情的真相。直到現在,才讓我把它化作文字,吐露出來。

 

  我愛上了,此時此刻很清楚的知道。而最後一句,就讓『沒有理由。』來作結吧。

 

 

 

 

               By-2010.2.9 睡前〞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畫,因為我存在。

  我寫,因為我存在。

 

  我聽,因為我存在。

  我看,因為我存在。

  我說,因為我存在。

 

  我思,因為我存在。

 

  我怒,因為我存在。

  我哭,因為我存在。

  我笑,因為我存在。

 

  我感覺,因為我存在。

 

 

  存在的痕跡持續飄落。

  像飛舞的花瓣。

 

 

 

  而會持續存在下去的理由是,

 

 

 

 

 

 

 

 

 

 

  因為我還活著。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