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獨白。
「清晨五時,我啜飲陽光在你身後,醉倒。」

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妳說…願望嗎?」他挑了挑眉。

  「當‧然‧啦!」女孩很自然的雙手插腰,用一副很正經的樣子道。

 

  見到如此的她,他忍不住嘴角上揚。

  「…沒有耶。」

 

  「嗄?!」女孩居然一臉驚嚇,彷彿他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滔天大罪。

  「真的假的──…」

 

  「當然是…騙妳的啦。」不知為什麼,他總是很喜歡在她面前說反話。也許是因為她的肢體語言看來真的很多采多姿吧。

 

  被開第二次玩笑的她,這次反而變得很鎮定。

  女孩不再向他對話,開始看著只有路燈的光芒留下痕跡的道路。

 

   也許是巧合,他正好看見她側面口中吐出的…
  「不要…有…好──…到…後……。」既使由她側面的嘴型努力解讀,也無法理解完全她的話語。
  但她瞳中倒印出來的認真,卻看來特別耀眼…

 

 

 

  *

 

 

  …好…吵?

 

  女孩重覆的那句話語,使他有些疑惑地觀望四周。剛剛那幾個嘻鬧玩耍的小孩早已不知跑到哪裡去,此時的公園,只見陽光在綠地 上一點一點的亮著。

 

  他並沒有看到應該會讓人覺得很『吵』的人事物。

 

  突然地,他感到自己的衣袖被人拉扯著。目光回首,卻撞見她頰上的淚滴。

  他感到有點不知所措,女孩卻直直的注視著他,很清楚的嘴型如此說道。

  「我,想要聽不見…」

 

  他的思緒突然變得一片空白。

 

  「拜託…你可以幫我,讓我聽不見嗎…?」

 

  那些字句清晰的在他的視線裡,迴響著。

 

  一股怒火霎時從他心中竄出,讓理智無法控制他的行為。

 

 

  在剎那間,他賞了女孩一巴掌。

 

  不止是他,連她也嚇傻了。

 

 

  「不可以…說這種話!」由於聽不見而甚少講話的他,忍不住開口講了這一句。

  原本還呆愣著的女孩,慢慢拉回了焦距。

 

  突然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失態的他,還想說她是不是又會開始哭了起來。

 

  但出乎意料地,他看見她,居然含著淚,笑了起來。

  這下換他傻住了。

  只見女孩笑了幾聲,說出了一句話。

 

  「你的聲音,出乎意料的好聽呢。」

  望著她的笑臉,他竟然覺得自己的耳朵好像在發燙。

  「…妳在說什麼,我聽不懂。」不知該如何面對女孩的他,不由自主的用手遮住了臉。

 

 

  而他,從來沒想過,兩人是在這種情況下,認識了彼此。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順勢的從口袋拿出一本隨身攜帶的小冊子和筆。

  他快速的寫下幾個字,便遞給女孩。

 

  “我累了,不跟妳說話了。”

  女孩讀完後,便嘟著嘴外加皺著眉頭的看著那人,似乎非常不滿他的回答。

 

  後者卻很滿意的對她露出大大的微笑。

 

  女孩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默默的把本子遞還給他。

  「噗,」拿到冊子的他反而用它敲了女孩的頭:「開玩笑的啦。」

 

  女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雖然對他來說,那眼神一點都不狠。

 

 

  「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經十四歲了。」她對著他,看起來頗激動的說。

  「對我來說,妳跟小─孩-沒什麼不同。」他刻意把『小孩』這兩個音拉長。

 

  本以為她又會再次使出瞪眼功,然而女孩卻突然不講話了。

  見她的雙瞳開始變得朦朧,他知道,她在思考。

 

  過了不久,女孩抬起頭來,與他的雙眼對上。

  因為她明瞭,這是唯一能讓他明白自己口中所要傳達之意的方法。

  「那個──」

 

  他也很認真的用雙眸傾聽她話中的涵義。

 

  「你──…想好了嗎?」

 

 

  *

 

 

  那一天,跟往常一樣。

  很忙碌的一天。

 

  他邊走在街上,邊苦思著幾天後就要呈交的大學報告。

 

  視線中那看似雜亂的人群不停來回穿梭著。

  這畫面使他無法好好思索報告該如何動筆。

 

  於是,他遠離了擁擠的人行道,來到空間較為寬廣的公園。

  掃視了公園,發現只有幾個小孩在其中嬉戲玩耍,他稍稍鬆了一口氣。

 

  這下,終於『安靜』了些。

 

  他走了一小段綠色步道,腦中也漸漸浮現出報告的開頭。

 

  忽地,一顆淺藍色的氣球從他的視線中緩緩飄過,也正好看見自己的左邊有一個小孩正張著嘴,急急忙忙的奔來。

  他馬上把右手伸出,很順利的把氣球下方的線抓住。

 

  也因為這一個動作,讓他的視線裡一瞬間出現一個讓他有些在意的景象。

 

  小孩跑到他面前,看著他的嘴高興的一開一闔。

  他看的出,那口形是在說『謝謝哥哥』。

 

  他笑著把氣球給小孩,小孩便蹦蹦跳跳的跑開了。

 

 

  他望向公園的某一角,剛才在他視覺神經上留過的畫面。

  那是一張木頭長椅,長椅上有著一團小小的身影。

 

  他稍微走近了些,赫然發現那是一個,有著一頭烏黑短髮的女孩。

  她蹲坐在長椅上,身子整個縮成一團,像是受到什麼驚嚇似的。

 

  令他留意的,是女孩的雙手把自己的兩耳摀住的那個動作。

 

  他的腦海閃過一個不知名的畫面。

 

  平時不曾主動接觸人的他,這次竟二話不說的走到女孩位在的長椅旁。

  拿出他隨身攜帶的小本子和筆,急速的在紙上寫下幾個字。

 

  女孩絲毫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只是兩眼無神的望著前方某一點。

  直到有個白色的物體在她面前晃了晃,她的瞳孔才開始有了焦距。

 

  “妳怎麼了?”

  盯著紙上的字,女孩停頓了一下,抬首,與他四目相對。

  他這才清楚的瞧見她的臉。

 

  看似灰濛濛的咖啡雙瞳,小小的鼻子,些許顫抖的淺色嘴唇…

  可是,臉色卻異常的蒼白。

 

  她的眼神流露出一絲驚訝後,便再度低下頭來。

  他發現她的唇在微微抖動著。

  拿起筆,筆尖在空白的頁數上快速的移動。

 

  他再把小冊子遞到女孩眼前。

 

  “對不起,我聽不見,需要讀妳的嘴型才能知道妳在說什麼。

  所以,妳能抬頭看著我說話嗎?”

 

  當女孩讀完的一剎那,她猛然抬頭,直楞楞的望著他。

 

  他友善的向她笑了笑。

 

  過了幾秒,她開口了,用著極緩慢的速度。

 

  「好……吵…」

 

  吵?

 

  他有些不解的看著她,而她只是又再一次的開口。

 

  「我…覺…得…」

  「好…吵……」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瘋,了,嗎──…」

 

  對於女孩莫名奇妙的話語,他實在不敢領教。

 

  居然說出『我想把自己的耳朵弄聾』這種荒唐的話,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

  雖然類似這種的話他已經從她口中解讀過不止一次,而他也用一般人會有的正常反應去回答她,但──

 

  眼前的女孩似乎依然沒有聽懂。

 

  她露齒一笑,在他的視線中,一字一字刻意地放慢,講出了與之前同樣的話。

 

  「你-的-聲-音-真-的-好-好-聽-呢-。」

  他不禁苦笑,講那麼清楚,連想要不去注意也難。

 

  他總把這句當玩笑看。

 

 

  好聽,怎麼可能。

 

 

  因為自己,就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見。

 

  怎麼可能會好聽?

 

 

  *

 

 

  他在十二歲時,走入了另一個的世界。

  那是一個與一般的世界一樣,充滿了色彩,乍看之下並沒有什麼不同的世界。

 

  但不久後,他就發現,這個世界缺少了一樣很重要的東西。

 

  那就是,聲音。

 

 

  說話聲,大叫聲,低語聲,啜泣聲,歡笑聲──…

  通通沒有。

 

 

  眼前的紅,橙,黃,綠,藍,靛,紫──…

  明明是那麼的光采奪目。

 

  而他,卻因為『無聲』,而感到自己被隔絕了。

  遠遠的。

 

 

 

  還擁有的聲音。

 

  從記得──

  直到逐漸矇矓。

 

  最後。

 

  它終於,

  被寂靜填滿了──…

 

 

  ──…

 

 

  時光悄悄地走動,

  經過了一番折騰。

 

  他,二十歲,是個大二生。

  雖然比別人在原地多停留了一年,但也因此讓他之後的腳步更加堅定。

   

  過程很累,很苦。

  不過,他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而就在某天的午後,

  他,與她有了交集。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自己做的決定。

 

聽過了許多人的建言,我還是決定了,那裡。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不妥,可是這是我自己選擇的。

 

要跟很多很多人抱歉,感謝你們曾對我抱以著期待。

但是,是我自己太不積極,老是原地打轉,自己對自己設限。

總是太容易被人影響,太容易灰心,太容易受挫。

 

這都是我自己的問題。

所以,這一次,讓我自己決定,讓我自己處理好自己的問題吧。

我,不想再空談了。

 

 

辜負了你們,對不起。

 

但是,一個結果,並不代表是一個結束。

我想讓那結果,再重新開始。

 

所以,別認為我是草草決定了事。

 

只是想讓自己重新開始,如此而已。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老天。

 

您要他,學會放手嗎?

還是要磨練他們?

 

 

一個渺小的傾聽者,想如此問您。

 

一點點的痛,比不過他巨大的傷痛。

難過,不安。

 

要相信,還是不相信?

空氣中充斥著無助感,伴隨著更多的心痛,在他的空間。

 

而自己只是個小小的傾聽者。

什麼也做不到,什麼也幫不到。

 

只能靜靜的,傾聽他的心痛,傾聽他臉上滴落的淚珠。

 

這樣,你會不會好一點呢,還是我又增加了,你還要與人對話的負擔。

 

但是,總比在只有一人的房間,默默的獨自承受這一切。

我寧願吵你,真的。

 

總比一個人面對那些問題,這樣還比較好一點…

 

 

所以,儘管講出來吧,那些令人傷心又無奈的,令你心煩意亂的,讓你痛不欲生的,那些討人厭的東西。

 

我能做的,也只有聽罷了。

也至少,我還能這樣陪著你。

 

因為是心甘情願的傾聽者。

也因為,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點點,才一點點而已。

為什麼胸口卻這麼的鬱悶。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突然很想讓自己的腦袋停滯,沒有原因的。

 

明明想寫的慾望是那麼的堅不可摧,

但卻總是還未轉譯成文字,就直接在腦中昇華消去。

 

明明感覺還是在的,可是原本好不容易具現化的那些感受,

居然…居然,又一次,再一次的抽象化。

 

 

……

 

……是怎樣啊。

忍不住開始抱怨起來。

 

 

有很多很多很想解放出來的思緒,是因為太亂嗎,竟然在我的腦中打起結來。

心裡暗自希望那不是死結呀──…

 

 

很亂。

 

所以想讓腦袋暫時歇息,但是又不想直接大剌剌的躺在床上打起盹來。

總覺得如此,腦中又會跑出很多新的資訊啊…

 

對自己本身來講,有些感覺,無法用文字表達出來,還真是難過呢。

 

但有些,又一點也不想去碰觸…

雖然不想去接觸的事物中,有些勢必要去做的。

 

也許自己早已習慣了,早已習慣再說。

 

 

現在,還是讓自己暫時放空,暫時的。

 

再期待放空完的,靈感奔放吧。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許是浸在這朦朧的藍色地帶太久

 

  連自己本身,都開始逐漸喜歡上藍色這個名詞。

  不只名詞,還有它更深一層的意義…

 

  …憂鬱嗎。

 

  我無從得知。

 

 

  那些透明的泡泡還是在我身邊裊裊升起。

 

  在藍色的世界裡,只聽得見不斷重複著的聲音。

 

  咕嚕…

 

  咕嚕。

 

 

  這持續了多久呢。

 

 

  一段時間了,可是無法確實知道是幾天幾分幾秒。

 

  咕嚕,

 

  咕嚕…

 

  聽久了,也慢慢的,開始忘了怎麼思考。

 

 

  唯一清楚的,就是。

 

  我還是待在這藍色世界的最底層。

 

  泡泡聲依舊持續著,還有它浮上水面破碎的聲音。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12 Sun 2009 22:29
  • 妳。

 

 

  畢業了,考完試了。

  曾經在乎過的,曾經摸得著的事物,許多已不復存在。

 

  這不是消失,而是成了過去。

  那些悲喜交錯的日子,複雜的日子,都成為過去的日子。

 

  逐漸封存,在記憶盒中。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