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咬牙切齒)

 

 

  …嗯?

 

 

  笨蛋笨蛋笨蛋!!!

 

  真的是超級大笨蛋!!!

 

 

  …(憋笑)

 

 

  無論如何就是笨蛋!!!

 

  總而言之就是笨蛋!!!

 

 

  嗯──…好啦,冷靜一下?(摸頭)

 

 

  嗯──…(微蹙眉)

 

 

  ──不過這種事,自己也幫不了他呀──…(嘆息)

 

 

  嗯…

 

 

  曾經懊悔過,哭也哭了不知多久,最後還是決定不要去想。

 

  因為想那些悲傷痛苦的回憶,只會讓自己無法前進。

 

 

  嗯──…

 

 

  只能存著那渺小的希望,希望他別去想那些。

 

  因為自己已經跟那時候的自己不一樣了──…

 

 

  嗯。

 

 

  ──但果然…還是不行是吧。(微苦笑)

 

 

  (無奈的空白)

 

 

  至少妳盡力了──…

 

  對於他所傷害過妳的話語,妳全都放下了──…

 

  對吧。

 

 

  (…沉默)

 

 

  雖然之前一直覺得,也許彼此太不相似,太過不一樣……

 

  但後來仔細想想,其實我們是『完全不同裡的相似』。

 

 

  ──很像,卻又如此不同?

 

 

  …──很矛盾對吧。

 

  無法定義的矛盾。

 

 

  (微笑)

 

 

  …對我來說他像個孩子一樣,不知該如何形容。

 

  很真,很可愛…

 

  ──他真的一點都不虛偽噢。(笑)

 

 

  嗯。(笑)

 

 

  ……我已經不會再懷疑他什麼了。

 

  他真的很棒。

 

 

  (淺笑)

 

  也許很久很久以前,你們早已認識──…

 

 

  也許是呢──(笑)

 

 

  不知道那時的你們是什麼關係呢──(好奇)

 

 

  我也不知道呢──…等等!怎麼會講到這裡來──!(驚

 

 

  不知道呢──(燦笑)

 

 

  嵐染你───…xD"!!

 

 

  (依舊保持微笑)(?!

 

  心情有沒有好一點了?

 

 

  嗯──。

 

  ──總之,還有需要學習的地方呀──…

 

  突然覺得這陣子成長了好多,不過還有更多需要成長的地方呢。(笑)

 

 

  嗯──。(笑)

 

  加油吧。

 

 

  嗯──,你也是噢。(笑)

 

 

  一起──…

 

 

 

 

  不管如何,我們將會成長下去──…

 

  不忘真…

 

 

 

 

燈白,也是柳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